“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死了,因为过了这个年龄,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,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。日复一日,更机械,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,所思所想,所爱所恨。”
—罗曼·罗兰


08July 2020: 随着时间的过去,我删掉了很多链接,我曾经“尊敬”一些人的学历,一些人的背景,而不敢反驳。遇到他们,他们让我觉得我是个小人,懦夫。和他们的认识改变了我:Hitomi的链接一开始就没有想认真想过真的上线,他当时说“这是有生之年系列”,我们在北京比赛,他的脑袋包着纱布,我们拿到了一等奖。 少星的地址已经404了,但我一直保留着这个链接 – 他现在在上海,为自己的生活奔波,他一直是一个安静的人,他有时候很沉默,但是他有想法,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,和他一起去南京,他给我的一些概念,给我分享新技术的那些时光… 大二的整个夏天,我们在一起写东西,电动车上下班。OrzFly,囧叔,囧叔无疑是一个技术非常强的人,让我重新学会对技术的态度 – 他的分享,他的博文给我了巨大的改变,他对计算机的热情,是我为之敬佩的;他说:“你应该去上海参加这个比赛”,我去了,然后有幸获奖并得到了机会,我现在在香港,这是第三年。

他们都比我强。在广袤无际的世界中,在“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的业界大佬大牛”膜拜中,和他们的相遇,让我拾起自己的尊严,我相信自己,我正视谦虚,正视懦弱,我不甘认输,我敢比赛,我敢和你比较,因为我不怕输。我感激和他们的认识,他们对我的分享。我希望可以重新回到我的大学时光,但是这太自私了,这也不可能发生。不知道那段时光对他们是不是一段好的时光。这段话改了又改,就到此为止吧!

Shaoxing Wang

OrzFly

"尘归尘以及土归土。 再也不见以及再次相见。 抱歉的抱歉以及一切的一切。 黯淡无光的希望以及卑微凌乱的梦想。"

Hitom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