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真的是越来越能感受到网络舆论对人们的控制问题

以前,所有的舆论提到马Y,都是放他各种挥斥方遒的视频,放他早期创业的所作所为,各个论坛上的经典语录,就算是讲出了996是福报这样的话,很多人隐隐觉得不对,但心上又被什么东西隐隐的压住了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现在再看他的新闻,所有言论都变成嘲笑。以前还有人叫“马爸爸”,当然现在叫人“爸爸“这个行为随处可见。但是我对这种行为非常敏感,对这个称呼,起码要有一点自己的尊重。

新时代的战争就是舆论战争,还真是“口水就能把你淹死”,当食物不再是大部分人类生存的限制,需求走向马斯洛模型的上层,杀死一个人,就让他社会性死亡。